<optgroup id="ikmay"><wbr id="ikmay"></wbr></optgroup>
<center id="ikmay"></center>
<rt id="ikmay"></rt>
<noscript id="ikmay"></noscript>
<center id="ikmay"><div id="ikmay"></div></center><center id="ikmay"></center>
<optgroup id="ikmay"><div id="ikmay"></div></optgroup>
<center id="ikmay"></center>

240億獨角獸再沖港交所,小米、騰訊、京東都來了

來源: 融資中國 | 2022-03-30 13:28:09
如今,眾多音視頻平臺崛起,瘋狂搶奪用戶時間的激烈圍逐中,喜馬拉雅究竟該如何挽救自身“造血”能力?

3月29日,在線音頻“獨角獸”喜馬拉雅,對港交所再度發起沖刺,更新招股說明書,高盛、摩根士丹利和中金為聯席保薦人,騰訊、閱文、百度、小米、好未來、索尼音樂為戰略投資者。

從2012年創立至今,連續奔跑了十個年頭的喜馬拉雅,先后已經完成了9輪融資,頻頻刷新融資記錄的同時,估值已經高達240億元。

作為音頻賽道中沖殺出來的獨角獸,此次喜馬拉雅更新招股書,其背后困擾多年的盈利問題,也再度引發人們的關注。據招股書顯示,喜馬拉雅2021年營收58.567億元,同比增長43.7%,但虧損仍在繼續,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年內虧損分別為人民幣19.248億元、人民幣28.821億元及人民幣51.06億元。再加上2018年的虧損31.42億元,4年里虧損總額達到130.545億元。

如今,眾多音視頻平臺崛起,瘋狂搶奪用戶時間的激烈圍逐中,喜馬拉雅究竟該如何挽救自身“造血”能力? 

01 10年9輪融資,小米、騰訊、京東都投了

喜馬拉雅創始人余建軍,是一位連續創業者。1998年,從西安交大航空航天學院畢業后,余建軍先后創立了杰圖軟件、街景地圖項目城市吧(出售給百度)、虛擬世界“那里世界”等項目。

多年創業歷經沉浮,不巧的是,余建軍創立喜馬拉雅時,正值人生最低谷。

彼時,上一個項目“那里世界”100多個員工,跑得只剩下8個?!澳鞘俏覀冏钇D難的時候,我開始懷疑自己。當時我35歲都過了,好像人生戰斗力最旺盛的時期快過去了,但是創業夢還是那么遙遠?!?余建軍回憶時說到。

“好在我還是一個比較自嗨的人,我當時天天要聽一下馬丁·路德·金的演講,只要聽幾句話,就好像充滿電了?!庇嘟ㄜ娦χf,當時他在筆記本上寫下“夢未竟心不死”六個字。

不曾想到,聽書這一習慣竟然給了余建軍創業的新思路,當時移動互聯是大勢所趨,而音頻是與互聯網高度關聯性的一個領域,開車、跑步、做家務等移動場景都有信息導入的需求,音頻這種伴隨式的特點,正好可以滿足這些場景。

當然,音頻的局限性余建軍當時就看得很清楚?!拔覀冋紦恕牎@個感官的出口,但任何一個媒介,你享受了它的好必然也要承擔它的缺點?!牎娜秉c是線性的,不能一目十行。但它可以解放你的雙眼,可以使你原來浪費的時間變得更有價值?!?/p>

經過反復深思熟慮后,余建軍認為,不論視頻、紙媒、音頻,都會有各自適合的人群和場景應用,只要對消費者有價值,他們就愿意買單。

于是在2012年,余建軍創立了喜馬拉雅。然而,當時市面上以互聯網音頻應用為方向的競爭者,并不在少數。懶人聽書、QQ音樂、阿基米德等,大多以音樂、有聲書為獨特優勢,或者有傳統廣播臺班底的強大內容根基。于是,喜馬拉雅選擇另辟蹊徑,通過PGC(專業生產內容)、PUGC(專業用戶生產內容)和UGC(用戶生產內容)的模式來構建音頻生態。

也正是憑著這一模式上的創新,吸引來崔永元、高曉松、郭德綱、吳曉波等各路“會說話”的高手,還有不少“網紅界”的優質內容創作者。據余建軍透露,當時,余秋雨的《中國文化必修課》、張其成講的《易經》一年分成收入可過千萬。

此外,喜馬拉雅還與中國出版集團、中信出版集團、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作家出版集團、北京磨鐵、閱文集團等國內眾多知名線下線上出版機構結成了深度戰略合作伙伴,擁有市場上70%暢銷書的有聲版權、85%網絡文學的有聲改編權、6600余個英文原版暢銷有聲書。

積攢起來的行業優勢,也讓喜馬拉雅迅速引來各路資本的簇擁。據天眼查顯示,從2014年來的A輪融資,到2021年的E輪融資,喜馬拉雅至少獲得50億元的資金。而且背后有眾多知名投資方為其站臺,包括春華資本、騰訊、小米、京東等。

例如,在2016年11月,包括好未來、歌斐資產、京東科技、小米集團、中視資本在內的多家資本再次投資喜馬拉雅,投資金額達到億元以上。在2018年,喜馬拉雅進行了E輪融資,騰訊、春華資本、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資等紛紛入局。在喜馬拉雅E輪融資前,投前估值已高達200億元,投后估值240億元。

02 穩居行業龍頭,4年卻虧損130多億元

如今,在國內音頻賽道上,喜馬拉雅以過億月活躍用戶穩居行業龍頭。

招股書顯示,2021年喜馬拉雅全端平均月活躍用戶為2.68億,同比增長24.4%,其中移動端平均月活躍用戶達1.16億。移動端用戶日均收聽時長為144分鐘,總收聽內容時長達17441億分鐘,在全行業中收聽時長占比達68%。

此外,2021年,喜馬拉雅內容創作者數量超1351萬,平臺上生產的音頻總體數量為3.4億,有聲書音頻數量為490萬,涵蓋100多種類型的廣泛音頻內容,包括教育培訓、歷史人文、親子關系、商業及娛樂等。

從上游來看,喜馬拉雅建立整合了全面的版權內容資源,確保了上游版權優勢,持續生產優質的音頻內容。喜馬拉雅與包括閱文集團、中信出版社和晉江文學網在內的眾多網絡平臺和出版商建立了牢固而長期的合作伙伴關系。2021年,喜馬拉雅獲得內容版權數量增長至57184個。

而UGC同樣是維持喜馬拉雅多元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UGC內容在2021年整個平臺收聽時長中占了45.3%。

根據《2021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喜馬拉雅的用戶滲透率,目前占據市場近七成的份額,排在第二梯隊的是荔枝和蜻蜓FM。

作為行業領頭羊,喜馬拉雅在估值、月活用戶規模、用戶使用時長等維度都已經形成了碾壓式的競爭優勢,但身處第一梯隊,喜馬拉雅仍繞不過虧損話題。據最新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喜馬拉雅的營收分別為26.97億元、40.76億元、58.6億元,呈持續上漲的趨勢。其中,付費訂閱、廣告、直播成為平臺變現的三大支柱,訂閱收入為29.9億元,同比增長49.0%;廣告收入為14.9億元,同比增長38.8%;直播收入為10億元,同比增長39.6%。

但與此同時,喜馬拉雅多年凈虧損未見收斂,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年內虧損分別為人民幣19.248億元、人民幣28.821億元及人民幣51.06億元。再加上2018年的虧損31.42億元,4年里凈虧損總額達到130.545億元。另外,2019-2021年凈虧損分別達7.47億元、5.39億元、7.59億元。

這或許也是喜馬拉雅著急上市的原因之一。有業內人士表示,資本的退出壓力應該是喜馬拉雅急于上市的重要因素,“資本不可能一直投入,上市已是必然?!?/p>

不過,喜馬拉雅的上市之路卻頗為周折。去年5月份,喜馬拉雅就已經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首次公開發行(IPO)申請,計劃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

本來是互聯網企業赴美IPO的浪潮,但隨著滴滴事件的爆發,國內外的監管都趨緊,喜馬拉雅被迫暫停美股上市的計劃。對于擁有大量敏感“用戶數據”的喜馬拉雅而言,港股是更好的選擇。于是在去年9月份,喜馬拉雅 “棄美”轉戰“港股”,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再次發起上市沖擊。

03 音視頻賽道圍獵者眾多,盈利難題如何破?

即便已躋身行業頭部,喜馬拉雅仍然面臨眾多新入局玩家的競爭。除了荔枝和蜻蜓之外,互聯網巨頭也紛紛入局搶占資源。

騰訊推出長音頻產品“酷我暢聽”、“微信聽書”和“懶人暢聽”;網易云音樂則在站內開辟有聲社區,布局廣播劇和有聲書;酷狗音樂推出酷狗電臺、字節跳動的“番茄暢聽”、快手的“皮艇”、央視的“云聽”等也在分割“耳朵經濟”的市場。在知識付費細分領域上,也有百萬級用戶規模的“得到”,對喜馬拉雅的PUGC(專業用戶生產內容)發起猛烈沖擊.....他們的野心有目共睹。

此外,短視頻的迅猛發展在一定程度上擠壓了在線音頻的生存空間——快手在2012年轉變為短視頻平臺,用了七年時間達成日活用戶超2億;同樣的成績,2016年上線的抖音僅用了兩年多便完成了。

這一點,不光是喜馬拉雅、荔枝、蜻蜓FM,連騰訊音樂、網易云音樂都望塵莫及。

根據灼識咨詢的數據,2020年國內在線音頻的互聯網用戶滲透率僅為16%,相較于在線音樂57%、長/短視頻74%的滲透率還處于很低的水平。

短視頻平臺盈利模式的轉變也明顯快于在線音頻平臺?!栋蛡愔芸分形陌嬖鴪蟮?,2020年快手平臺上促成的電商交易的商品交易總額(GMV)為3812億元人民幣,較上一年同比增長540%;《晚點LatePost》稱,抖音電商2020年全年GMV超過5000億元。艾瑞咨詢預計,2021年直播電商行業的營收將突破萬億元關口。

而反觀另一家UGC音頻社區——荔枝,2020年1月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成為“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后,虧損問題也仍在繼續。

據荔枝最新財報顯示,2021年全年實現凈收入21.20億元,同比增長41%;去年第四季度實現凈收入5.60億元,同比增長33%。利潤方面,該公司當季實現凈利潤892萬元,上年同期為虧損585萬元,這也是該公司單季首次在GAAP層面實現盈利,不過公司全年仍凈虧損1.27億元。

由此可見,不管是喜馬拉雅還是荔枝,盈利依然是最大的問題。因此,積極拓寬業務邊界、尋求多元變現路徑,成了喜馬拉雅最首要的任務。

在此次招股書中,喜馬拉雅表示,公司凈收益除了用于內容產品、營銷和品牌推廣之外,還將推進下一代技術、人工智能和大數據能力。

招股書顯示,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占總人口的比例從2016年的50.6%增加到2020年的66.7%,預計將在2025年進一步增加到83.5%。就喜馬拉雅自身而言,從2020年第二季度開始,物聯網和其他平臺的月活用戶已經超過了移動端,顯示出更高的成長性。物聯網技術和智能產品的滲透以及車聯網的廣泛應用,讓喜馬拉雅看到了在線音頻行業的增值空間。

在物聯網方面,喜馬拉雅早在2017年6月就推出了智能AI音箱小雅,但在小米、華為等硬件制造商和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軟件服務提供商的兩面夾擊下,小雅并沒能掀起風潮?!禝DC中國智能音箱設備市場月度跟蹤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智能音箱市場的競爭格局依然維持著阿里巴巴、百度和小米三強爭霸局面,銷量占市場份額超過95%。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指出,全球智能音箱市場份額主要集中在亞馬遜、谷歌、百度、阿里、小米與蘋果等少數玩家手中。

相比物聯網的蹣跚學步,喜馬拉雅車聯網方面的表現讓市場看到了更多樂觀的跡象。在車載智能終端,喜馬拉雅與特斯拉中國、通用、上汽、吉利、比亞迪、蔚來汽車、理想汽車等車廠進行戰略合作,截止2021年3月,已經有60多家車企植入了喜馬拉雅的車載內容。

但車載音頻市場份額的激烈搶奪已經開始,荔枝和蜻蜓FM都早已入局。2020年12月3日,宣布與小鵬汽車達成車載音頻方向合作的荔枝盤前漲超100%。

招股書援引中投公司的數據稱,物聯網/車聯網在線音頻市場的收入從2018年的5860萬元增加到2020年的4.57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79.2%,預計到2025年將進一步增長至173億元。

截至2020年,包括其他產品創新服務在內的物聯網和車聯網僅貢獻了喜馬拉雅6%的營收。

物聯網和車聯網市場無疑是有利可圖的,但能否讓喜馬拉雅從“會員付費+廣告”的變現方式實現完美轉型,還是個問號。

作為行業領軍者,喜馬拉雅不斷沖刺上市的背后,很大意義上還肩負著驗證音頻賽道投資邏輯的重任;而即使喜馬拉雅成功上市,也將需要繼續面對如何實現盈利和突破發展瓶頸的現實問題。


文 / Nova    閱:67

1、凡本網注明"來源:網盛建站"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網盛建站31fabu平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請注明"來源:網盛建站"。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本網刊載之所有信息,僅供投資者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如本網刊載之信息涉及版權等問題,敬請通知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予以更改或刪除。

免費獲取網站建設與品牌策劃方案報價

在線預約享受建站8

  • 公司名稱
  • 手機號碼
  • 網站類型
  • 所在城市
  • 聯系人
  • 需求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9: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235
建站服務熱線

關注
微信

客服微信
頂部
在線客服
好大好硬我要进去了动态图
<optgroup id="ikmay"><wbr id="ikmay"></wbr></optgroup>
<center id="ikmay"></center>
<rt id="ikmay"></rt>
<noscript id="ikmay"></noscript>
<center id="ikmay"><div id="ikmay"></div></center><center id="ikmay"></center>
<optgroup id="ikmay"><div id="ikmay"></div></optgroup>
<center id="ikmay"></center>